欢迎访问下口门户网站

凤凰平台登陆不了·故事:26岁女孩生怪病白发苍苍,她家祖传神秘药水揭露原因

时间: 2020-01-11 19:03:14

凤凰平台登陆不了·故事:26岁女孩生怪病白发苍苍,她家祖传神秘药水揭露原因

凤凰平台登陆不了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江小格

你一定听过日本传说《浦岛太郎》的故事。浦岛太郎从龙宫回到人间,打开龙女送他的盒子,盒中喷出的白烟一下子使太郎化为老翁。

而这种怪事,竟然真实的发生在了苏敏的身上。也就回老宅过了个年的功夫,苏敏就病了,26岁的她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。皮肤,骨骼,肌肉都发生了重度老化。

医生见了苏敏都摇头惋惜。几大医院经过了多次专家会诊都束手无策。

好端端的,身体一向倍儿棒的苏敏怎么就一下子病入膏肓了?亲戚间顿时流言四起,说定是老宅闹的,是诅咒。

街坊四邻并不是危言耸听,苏家有一种奇怪的遗传病,好几代人了,活不过50岁。症状一致,都是会突然出现早衰的症状,继而迅速老化直到死亡。

更讽刺的是,苏家是医学世家,几代医生,都找不出原因。苏敏的爷爷和父亲是前后脚发病去世的,间隔也就一个月左右。死的时候爷爷48岁,父亲27岁,那个时候苏敏还不到3岁。

苏敏倒是心大,不信命,不信邪。虽然现代医学依旧无法解释这个病症,但是并不是就真的无药可救。她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病症寻找一线生机。

有网友称,这可能是罕见的肥大细胞增多症,诱发原因可能是皮肤过敏。在国外有类似病例,运气好的话,可以恢复50%-70%的皮肤,并不是无治愈的可能。只是,要出国治疗,而且费用昂贵。

苏敏不怕死。她放不下的是她的舞蹈事业。

苏敏本是鹤山市著名的新生代芭蕾舞演员,代表鹤山拿过很多大奖,红极一时,被誉为玉女掌门人。

从8岁开始练芭蕾,11岁第一次登台,如今,苏敏在舞台上已经整整跳了15年了。苏敏一直以来的梦想,就是成为电影里的黑天鹅。

苏母是在家里的浴缸里找到奄奄一息的苏敏的。

不是自杀。是苏敏在洗澡的时候因为体力不支一下子晕厥在了浴缸里。因为这场怪病,苏敏的免疫功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,产生了自身免疫力贫血。

苏敏是独生女,打小离家学习跳舞,工作以后就把母亲接到鹤山同住。时下,苏敏得了不治之症,危在旦夕,需要大量的钱治病。苏母想到了家中的老宅,如果能顺利出手,或许能解一时之急。

也不是什么乔迁之喜,简单收拾打理了一下,苏敏,苏母一行二人就回到了老家,河北滦州。

滦州是一座古城,古城里就有古宅。苏家就有这么一个大宅子,住了几代人了。

老宅很像大宅门里白七爷家那种几进院落的大宅,坐北朝南,前后是房子,中间有一个大院子,两边有高墙围护。苏家老宅有个好听的名字叫“苏二坊”,曾是这一带最好的宅子。

听母亲说,苏家往上数几代,在清朝的时候也是一个名门望族,苏家最显赫的时候,是苏敏爷爷的爷爷的时候,也就是苏敏的高祖父,曾被赏双眼花翎,太医院御医,院判正五品。高官厚禄,田地万顷。家中的老宅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。

后来高祖父遭人陷害被卸职,告老还乡,不久后就在家中服毒自杀。从此以后,家道中落,家里就像被诅咒一样,几代人厄运不断。

苏敏就出生在这个宅子里的,因为母亲知道苏家的诅咒,所以在苏父死后,就送苏敏到大城市读书,也没让她继承父业。为的就是能摆脱家里的霉气。谁知,断的了环境,却断不了血脉。苏敏还是前仆后继,终于倒下了。

房子并不好卖,苏敏把房子挂在了中介,半个月过去了都无人问津。古城不大,抬头不见低头见,街坊邻里的都知道苏宅是座鬼宅,见了苏家母女都绕道走,又怎么会接手苏家的房子。

苏敏把房子挂到网络上也是无奈之举,毕竟少了中介的保障。但是很快,就有一个南方的商人联系了苏敏,看了图片和介绍以后,就约定好了看房的时间,并交了意向金。

房子卖出了一个好价钱,苏敏窃喜,和母亲赶紧整理老宅里的物件儿。

家里有一个杂货间,摆放的都是一些祖上传下来的陈年古玩。苏母说乘机整理一下,说不定能淘出什么宝贝,一起卖了,能换点钱就换点儿。

杂物间经久不修,已是颓圯不堪,一开门,一股霉味儿扑面而来。地上满是尘土,一脚踩下去,马上就出现一个大大的脚印。房间角落里结满了蜘蛛网。陶瓷,古币,花瓶啥的杂乱的堆的到处都是。

母亲说这个杂物间就是一个废物间,家里什么破烂玩意儿都堆这,也没人打扫。苏父去世以后,母亲就把这间屋子上了锁,更是再没有人进去过。

“妈,这是啥?”苏敏从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子,拂去上面的尘土。盒子用一个蓝色的破布包裹着,十分不起眼。要不是苏敏眼尖,也就就当作废物扔掉了。

小瓶子是石头材质的,鸡蛋大小,大肚,细颈。瓶身光滑细腻,用手触摸,有一种清清凉凉的感觉。瓶口处有一个红木塞子,还用蜡封了口,蜡印已经出现了裂纹。瓶子的正反面都刻着一个繁体的“易”字。

“诶?这怎么还有一个?”母亲看到小瓶子以后面露难看,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。

“敏敏,有件事情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。”母亲拿着小瓶子端详,若有所思。半晌,才冒出一句话。

母亲说,苏家是有一个传家宝的。是苏敏的高祖父留下来的,已经传了好几世了。传男不传女,传内不传外。苏敏是家中的独女,苏父临终时苏敏还小,于是便对传宝之事和苏母进行了托付。

“妈,你说的传家宝,难不成就是这个瓶子?”苏敏觉得不可思议。她摇晃了一下瓶子,把鼻子凑到瓶嘴前,小心翼翼的闻了闻。

“不,是另外一个,长的一模一样。”苏母说,过年的时候,想把父亲交待的瓶子传给苏敏,可谁知自己当时手滑了一下,小瓶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下,瓶子立马炸裂了,里面的液体也溅了一地。

苏母是一百个不愿意把这玩意儿再传给苏敏的,她也更不想回苏家。只是今年是苏父25周年,回家祭祖的功夫才不情愿的把它拿了出来。在苏母看来,苏家被诅咒,厄运连连,和这些上了年岁的老物件儿不是没有关系。既然瓶子碎了,是命。苏母就把这事儿压了下来。

谁知砍断了骨头连着筋,一个碎了又来了一个。

“我想起来了,还是我打扫的。”这事儿苏敏忘不了,打扫碎片的时候一不留神,玻璃碴还把手指划破了,流了好些血,去医院还打了一针破伤风。

“阴魂不散。”苏母咬牙切齿地从苏敏手里夺下小瓶子,扔到了垃圾袋里。

趁母亲不注意,苏敏偷偷把小瓶子捡了起来,装进了口袋。这个小瓶子是真的精致,长这么大苏敏还没见过这种石雕的瓶子。

晚上,苏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。自从染上怪病,追忆过往就成了苏敏的日常。

噩梦发生的猝不及防,一边是年事已高的母亲,一边是尚未完成的梦想。苏敏哽咽了一下,不禁落泪。

苏敏从包里取出一双粉色的舞鞋。鞋子已经褪色了,好几个位置都磨出了洞。这是苏敏的第一双舞鞋,有着特别的意义。每当遇到挫折,苏敏就会拿出这双舞鞋,它就像一个灯塔, 指引着自己克服困难,不断的前进。

“干什么呢?敏敏,快睡觉吧。”母亲的脚步由远及近。

“这就睡了。”苏敏在慌乱中找纸巾擦泪。母亲岁数大了,自己的病已经让她操碎了心,她不想再给她添堵。

苏敏的手无意识的伸进了裤子口袋,碰到了那个小石瓶。小石瓶握在手里冰冰凉的。

听到母亲走远。苏敏用指甲抠开了封蜡。瓶塞有点紧,结果用力过猛,刚一把拔出塞子,里面的液体就洒了出来,直接洒到了苏敏面前的舞鞋上。

“天哪。” 苏敏大惊失色。赶紧找纸去擦鞋。

瓶中的液体是墨绿色的,很稀,像水。泼到鞋子上一下子渗开了,几大坨,和粉色的芭蕾舞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苏敏低头一闻,竟然有一丝淡淡的香气,是一种淡淡的白松香味儿。

“诶?我记得上次老妈打碎的那一瓶好像没什么颜色,但是也有一股香气,比这个更刺鼻一些。”苏敏仔细回忆着另一瓶的味道。

“也许是古代的香水吧。”苏敏赶紧把瓶子盖好,“对,一定是香水。”

香水苏敏是懂行的,香水的主要成分是酒精,酒精和酒一样,存放越久越浓缩,越香,只要注意避光保存,不开封,就可以长期使用。

家里几代一直住的都是这个四合院,北边是杂物间,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阳光,储存环境倒是极好的。

高祖父是御医,这或许就是从宫里取出来的后宫娘娘用的香水,兴许就价值连城呢。

有价值就能卖个好价钱。苏敏获至宝。一高兴,就忘记了鞋子上的污渍。

第二天,苏敏就拿着小瓶子找到当地一家当铺。想初步评估一下宝贝的价值。

当铺老板拿过小瓶子,粗略的看了一下,头都不抬:“这个瓶子很普通啊,200。”

“老板,这可是我家的传家宝,怎么就值200啊?这是古代的香水。”苏敏失落到暴躁,和老板嚷嚷了起来。

“要不,你找专门机构鉴定一下?”老板隔着老远闻了一下瓶子里的液体,摇了摇头,完全没给谈判的余地。

苏敏悻悻的回到家里,本以为得到一宝贝,谁知道是个不值钱的玩意儿,心情差极了。

家有有只黑色的小猫,叫元宝,8个月大了,特别黏人。苏敏一到家,就跳到了她腿上。苏敏吃了闭门羹哪有心情撸猫,她把元宝赶了下去,从口袋里掏出瓶子随手往床上一扔:

“给,玩去吧。”

小猫抱着小瓶子,就像捉老鼠,一步三滑。滑稽极了。

“妈,你给我买了一双舞鞋?我的旧鞋呢?” 苏敏突然注意到在昨天晚上放鞋的位置,出现了一双新的舞鞋。

苏母把头探进屋子,“我今天是收拾屋子来着,也没扔你的鞋啊。”

苏母说的没错,苏敏的第一双舞鞋是自己给她买的,苏敏非常珍惜。自己怎么会糊涂到把女儿的宝贝像垃圾一样扔掉呢。而且,下午扫地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双新鞋整齐的摆在地上。

“敏敏,你没事吧?”苏母忧心仲仲的看着苏敏。医生曾经私下里和她说,苏敏的病来的突然,很奇怪。也许在短期内还会陆续出现其他的病症,让家属做好准备。

“没想到这么快。”苏母嘀咕,不禁黯然泪下。

“那去哪里了?”苏敏翻箱倒柜,也没有找到那双破洞的舞鞋。

破洞舞鞋,像长了翅膀,消失了。

“敏敏,你看看元宝在吃什么?”苏母做饭的双手沾满了油,用胳膊去赶元宝。元宝叼着小瓶子,一下子窜到了沙发底下。

苏敏拿着扫帚,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元宝从沙发下面赶出来。瓶子倒是完好无损,可是里面的液体撒的到处都是,元宝津津有味的舔着舌头,好像刚吃完一条鱼。

“这玩意儿我不是扔掉了嘛!这里面是啥,吃了要紧不?”苏母紧张地掰开淘宝的嘴夺下瓶子,气不打一出来。

苏敏的声音倒是很冷静:“没事儿,妈,就是香水,香水一般就是酒精、香精啥的,不会中毒的。”

淘宝的事并没有转移苏敏的注意力。苏敏盯着新鞋发呆。

那双破洞的鞋是十几年前买的,和现在的工艺,做工都大相径庭。而这双新鞋分明就是以前那双的翻版啊。现在到哪里还能买的上那个年代的鞋子?

母亲说她没动,家里今天也没来人。而自己也是清清楚楚的记得昨天晚上把鞋摆在了墙根儿。苏敏想不通了。难道家里闹鬼了不成。

这么一想把自己吓了一跳。有人说人在快死的时候,会出现幻觉。以前外婆去世的时候,就经常胡言乱语的,一会看到了去世的舅舅,一会看到了太上老君的。

苏敏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。

隔日,买房的商人就来了。一身白灰色麻衣,目光如炬,貌似四十多岁的样子。而仔细端倪,却给人一种活了七、八十年的感觉。商人有点胖,脖子上戴着一串搓的锃亮的佛珠,走起路来腆胸叠肚,一看就是个保养很好的有钱人。

商人不是傻子,人老成精,早就把苏家宅子的底细摸了个透。

“这宅子死过人吧?横死的那种。”商人开门见山,一进门就把房价对半儿劈。

“那都是百年之前的事儿了。”苏敏尴尬的笑了一下。自知理亏,又急于出手,半价就半价,苏敏当场就拍板儿定了下来。顺便把杂物间那些上了年岁的古董也拿了出来,母亲说这些破烂玩意儿都别留了,贱卖就贱卖,都是晦气之物。

“对了,还有这瓶香水。”苏敏取来小瓶子传家宝递给商人:“这是我家的传家宝,我高祖父留下来的东西,你开个价吧。”

“哦。”商人接过瓶子,打开瓶盖,用手扇闻了一下,而后便将目光凝定在苏敏的身上:“姑娘,你今年不到30吧?”

“又是他们说的吧?”苏敏一诧,对商人的说的话不可置否。

“别多虑,姑娘。我就随便一问。你要有故事,可以聊聊。” 商人不紧不慢地坐在椅子上,话里有话。

商人叫张生,在没做生意之前,是一名著名外科大夫,苗医出生,很牛逼的那种,祖传的。可是张生不喜欢被人管制。

于是30多岁的时候离开医院,自己开了一个医馆,再后来又投资房地产当老板,成了中国第一批下海商人。

张生是得到了父亲的真传的,又有慧根,在江湖上很有名气。很多疑难杂症的病人都千里迢迢的找张生求医。张生虽然弃医从商,但是宅心仁厚,不失医者仁心,弃医二十余年依旧救人无数。

张生来滦州已经数日,早就听说了苏家的故事。果然百闻不如一见。苏家传下来的,竟是一瓶古老神奇的药水,价值连城。

26岁女孩生怪病白发苍苍,她家祖传神秘药水揭露原因。

“你用过它?”张生摇了摇小瓶里仅剩一半的液体。

“没,是洒了。”

“洒哪了?”

“撒鞋上了,地上。哦,对,还有一部分被淘宝吃了。”看张生疑惑,苏敏赶紧补充:“淘宝是我家猫。”

“猫呢?”

苏敏这才想起来,好像有一天都没见到淘宝了。

苏敏和母亲一起把整个房子都翻遍了,最终在卧室沙发下面,看到一只小奶猫,也就刚出生不久。因为长时间未进食,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随着张生的到来,苏家几代的诅咒终于被揭开。(作品名:《还童秘药》,作者:江小格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禁止转载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(责任编辑:匿名)

名企聚焦

艺术先锋

华兴玻璃:“快而好”的质造之道
华兴玻璃:“快而好”的质造之道 在规模快速扩张下,华兴玻璃坚守对不良品“零容忍”原则,并主动拥抱新技术以提升产品质量,做到了“快而好”。在企业内部,华兴玻璃大力引入自动化设备,降低人对品质带来的不可控因素。其中,发生在17年前的“砸玻璃”事件,就是华兴玻璃坚守品质底线的缩影。自动化设备的引入大大提升了华兴玻璃产品的质量。数据显示,目前华兴玻璃在中国南部市场,超过40%的产品均为轻量化玻璃瓶。

推荐文章

高产南美白对虾应该怎么养殖?池塘地如何选择?
高产南美白对虾应该怎么养殖?池塘地如何选择? 在中方县刺葡萄主产区桐木葡萄沟,随处可见电商工作人员在田间山头穿梭忙碌的身影,积极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。目前,中方县电商企业已有农村淘宝、雪峰源、十八道农特等20多家,农村电商服务站达167家,形成了县、乡、村三级全覆盖的电商运营体系,实现农产品上行销售2.3亿元,帮助2000余户贫困群众增收近600万元。中方县也成功获批“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”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namathej.com 下口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